欧宝体育官网APP >健康 >性病 >

“性病”阴影笼罩着他们的性生活

欧宝体育官网APP 其他性病 2021-09-03 09:16

坐在我面前的舒航是一位貌美如花文静娴雅的少妇,从她面带愠怒的神情来看,她正生着气哩。“我刚与老公吵过架。我真不明白,他大小是公司的一个头儿,怎么会干这种令人耻辱的事呢?”“他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我试探着问。“他有点性变态呀!”舒航杏眼怒瞪。“你能说得具体点吗?”一阵沉默。我又启发她说:“要么,你具体谈一下你发现他有点性变态的前后情况,好吗?”

舒航抬起头深深舒了一口气,开始回忆他们的过去。七年前,她与明飞结为夫妇,长久深厚的爱恋化作满腔激情,把他们的性生活滋润得和谐美满甜蜜如饴。去年,明飞被提拔为公司营销经理,经常要出差,一下子改变了他们长相厮守的性爱生活模式,但是小别胜新婚的激情也常常使他们的性爱生活别有洞天。

然而,近一段时间以来,明飞的行为突然反常。平时每次他出差归来,总是贪婪地搂抱着她亲吻缠绵个没完,可是这次他却把他的这些“传统的示爱”节目给全部省略了。她以为是明飞一路风尘疲劳之故,也就没往心里去。到了晚上,她含情脉脉地主动向明飞发出做爱的信号,可明飞表情极不自然地说他感到特困,通情达理的舒航只好带着深深的遗憾躺在他身边睡了。

午夜时分,舒航在一阵激情的躁动下,本能地去搂抱明飞,却扑了空。她睁开睡眼一看,明飞根本不在床上。恰在这时,卫生间里传来奇怪的呻吟声,她一个激灵跳下床直奔卫生间,眼前的一幕差点没把她给气昏过去:原来明飞正在自慰……

面对梨花带雨的舒航,羞愧、尴尬的明飞显得诚惶诚恐,他解释说,他被欲望躁醒时,真的好想和舒航恩爱一次,但看到舒航甜美娇弱的睡态又实在不忍心打扰她,只好自娱自乐。舒航揣摩着明飞的话似乎有些道理,便没去计较。

三天后的晚上,当舒航再次向明飞求欢做爱时,明飞以“明天要起早赶到市里开会”为由拒绝了。这一夜,舒航被困惑、沮丧、失望和激情折磨得好不辛苦,彻夜难眠。大概是下半夜的时候,她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睡意,蓦然感到明飞在推她,她佯装沉睡没有搭理他。少顷,明飞悄悄掀开被子下了床,接着舒航也蹑手蹑脚地跟了过去,几天前的那一幕再次重现在她的眼前。

“我是他的妻子,生理和心理都很正常,一方面他三番五次拒绝与我做爱,另一方面却把性欲望发泄在两指间,你说说他这不是性变态吗?”舒航在愤愤不平中结束她的回忆。显然,明飞的做法伤害了她。但他之所以这样做,一定也有难言之隐。“出现这事后,你找丈夫沟通过吗?”我问她。“他这人做事特要面子,我曾试图与他沟通,但失败了。”“这样吧!我们先不要急于给明飞下什么结论,让我找他谈一谈再说,好吗?”我建议说。“可以,我把他给硬拉来了,他就站在外面哩。”我让舒航把明飞叫进来后,让她暂时回避一下。

可以猜想,一个在单位惯于向别人发号施令的头儿,是不会轻易向一个心理医生“坦白”的。我们开始的谈话并不愉快,而且明飞还咄咄逼人地质问:“难道治病与了解个人隐私有关系吗?”

我和蔼耐心地解释说:“听你妻子讲,你们过去的夫妻生活一直比较和谐默契,现在突然出现问题,是不是遭遇了不健康的性经历?它就像一团黑云压得你喘不过气来,虽然没有引发生物学的器质性病变,但心理的病症往往更让人痛苦不堪。你只有一吐为快,我们才能帮助你呀。”

经再三开导,他沉默良久,终于倾诉了自己的艳遇。

两个月前,他受公司总经理之托,前往武汉催收一笔逾期的巨额货款,在长期的合作中,对方公司早已领教过他的厉害。因此,他们在既无力支付货款,又不愿伤两家公司和气的情况下,便动起了歪心思。

对方公司以给明飞接风洗尘为名,宴请了他。带着微微醉意的明飞,在众人用激将法带嘲讽的语言刺激下,终于把双腿迈进了香氛弥漫的桑拿浴中心,但他很自信:以自己的定力,个把小姐还是能过关的。可是,等他入浴后,一种他从未经历也从不敢想象的境遇把他吓了一跳:他的身边不是一个小姐,而是四个小姐。他开始很恐惧,但在酒精和小姐们的挑逗抚摸下,他那由传统道德构筑的理智防线崩溃了。当他从那从未有过的颠狂销魂中回归平静时,顿时陷入极度的悔恨、懊恼和自责中,他深感武汉之行不仅有负老总厚望,而且愧对舒航。

从武汉回家后,当舒航向他求欢做爱时,那种体验神不由己地就跳了出来,心烦意乱之中,他的“性”趣便受到了挫伤。

事也凑巧,出差回来后的第二天晚上他慵懒地躺在床上看电视,突然一则警方打击色情活动的报道吸引住了他,随着镜头的切换,他看到卖淫女们擦试身体的秽物带有斑斑脓血,他顿时感到一阵恶心,又感到一阵发怵,因为他想起了可怕的性病,想到自己会被传染,妻子也将受害呀。

次日,他忧心如焚地赶往医院检查化验。为了可靠,他一连跑了市里三四家大医院。在等待化验结果的几天里,他整天如坐针毡不得安宁。虽然化验结果证明他没有染病,可他仍然不敢确信。于是,他又到图书馆翻阅有关性病的书籍,他查到:性病、艾滋毒感染如果正处在窗口期之内,化验检查是不容易查不出来的。他看后很焦虑,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有可能被传染,便再次找跑了这几家医院,又请医生检查化验,结果还是一切正常。但他还是不信,认为大家都在蒙他。因此,回到家里,他不仅激不起一点性欲望,而且特怕舒航的求欢做爱。可在凌晨时,他又会不知不觉地出现性亢奋,而在这时,他依然丝毫没有和妻子做爱的欲望,只好悄悄地躲进卫生间,一边想像与卖淫女淫荡的情景,一边发疯般地自慰……

乍看起来,明飞的反常性行为颇有点像舒航认定的性变态,但实质上他是因患了疑病症而导致的性功能紊乱。疑病症在医学上是指个体对自身的健康状况或身体的某些功能过分关注,以致怀疑患有某种躯体或精神疾病的现象,而与实际情况并不相符。像明飞一样的求治者由于过分害怕自己会染上某种疾病,因而焦虑不已,焦虑本身可引起一系列植物神经症状——须知,植物神经系统是由交感神经系统和副交感神经系统组成的,性兴奋是副交感神经系统的功能,交感神经系统参与恐惧、忧虑、愤怒等负面情感反应,由于恐惧和忧虑都是一种心理上的自发反应,所以它们中的任何一种都会抑制性欲望。可以肯定地说,明飞的病是心理问题,而不是躯体的问题。他因性行为的放纵而背上沉重的压力,表现为性心理——性功能的严重损害,而这时的明飞认识不到这一点,表现得对性欲望衰弱,害怕传染上性病等恶性病变。其实,从心理上剖析,明飞在沉重的心理精神重压下,不自觉地实行自我“移情”——也就是说,他把自己行为上的人格谴责转移到“有性病”上来,以“有性病”来缓释自己的心理精神负担,以此来躲避自己思想道德深处的不自觉的自我负罪感。

“那为什么每当早晨的时候,又会出现性亢奋现象呢?”明飞仍然有些迷惑地问。“你的疑病症对于性欲望的抑制或者挫伤只是一种人为的强制作用,但当你进入睡眼状态后,在你的潜意识中,依然会出现一种本能的性反应。所以,你的自我在一种‘清醒——抑制’与‘睡眠——本能’的两极分化了,出现性功能紊乱就成了必然。”说到这里,我见明飞的嘴唇动了一下,便打住话头,用询问的眼光请他说话,他依然很专注地想听我说下去。“不过,请你放心,类似你这种性功能紊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只要你放下思想包袱,很快就可以恢复与妻子做爱的欲望。”长达两个小时的谈话,一直神怀沮丧的明飞终于露出了笑脸。但他用乞求的口吻请求道:“能不能求你一件事啊?”“你讲,只要我做得到。”“我求你不要把我与卖淫女有染的事告诉我妻子,好吗?”“请放心,职责所在,只要你们幸福,我只当什么也没有发生。带着你的妻子回家好好过日子吧。”这是我对他们的最后祝福。

声明:文章来自欧宝体育官网APP[www.china-superconductor.com],转载请注明出处!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 京ICP备0207354号-1 | sitemap.xml |

欧宝体育官网APP  版权所有 © 2020-2027